劳荣枝二哥劳声桥:家属已与此前律师全部解除委托关系

来源:深圳律师网 所属栏目:咨询案例 日期:2022-04-16 浏览:228

记者 | 牛启昌

编辑 | 翟瑞敏

一审被判死刑后,劳荣枝提出上诉,这也引发了二审应由谁辩护的争议。

2021年9月17日,界面新闻从劳荣枝家属处获悉,经一审判决,家属已指定贾方义、郭承熙律师为劳荣枝的二审辩护律师。近日,一审法律援助律师约见劳荣枝,称得知家人聘请律师后,劳荣枝本人回复“不需要”二字,希望继续接受法律援助。

劳荣枝的二哥劳胜桥告诉界面新闻,家里人都和之前委托的律师断绝了关系。现在贾方义和郭承熙是二审律师,希望能尽快和劳荣枝见面,面对面。她证实了她对法律援助的坚持。

对于一审后法律援助律师继续代理劳荣枝,贾方义认为,“目前一审已经结束,我们已经取得家属合法委托的辩护权,委托程序已送达法院。 . 律师继续为劳荣枝辩护的情况是无效和非法的。”

“作为律师,通知法院的文件一经送达即生效。” 贾方义告诉界面新闻,法院收到委托手续后,将申请会见劳荣枝。

界面新闻此前报道,2020年12月21日,劳荣枝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等备受瞩目的案件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法院查明,被告人劳荣枝与法子英(已分案审理)为夫妻关系。1996年至1999年,两人合谋分工。劳荣枝在娱乐场所从事押运服务,寻找作案对象,法子英实施暴力,先后在江西省南昌市、浙江省温州市、江苏省常州市进行。安徽省合肥市发生抢劫、绑架、故意杀人4起。事发后,劳荣智化名“雪莉”等潜逃,2019年11月28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庭审中,劳荣枝当庭向受害人家属道歉,但拒绝认罪。劳荣枝在法庭上表示,他不承认公诉机关指控的罪行,当时并未与法子英合谋,涉案犯罪行为并非他的初衷。她之所以在作案期间没有报警,也没有离开法子英,是因为她害怕家人会遭到法子英的报复。

法院经审理认为,劳荣枝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情节进行处罚。虽然有供认,但还不足以从轻。惩罚。

2021年9月9日上午,劳荣智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二院公开宣判。法院判决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抢劫、绑架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判决宣判后,劳荣智向法院提起上诉。

劳生桥告诉界面新闻,到现在为止律师咨询网,一家人都未能见到劳荣枝。法律援助律师日前告知他,他最近与劳荣枝会面,并表示法院已收到劳荣枝本人签署的上诉状,二审仍在审理中。希望获得法律援助律师协助的书面申请。

对此,贾方义认为,无论是劳荣枝本人直接委托律师,还是其亲属委托律师,这两种委托都应属于“优先委托”。案件辩护。

“我国的法律规定,辩护律师必须被指定无期徒刑以上的刑罚。因此,为了满足诉讼条件,法院会指定法律援助机构。也就是说,法律援助机构的权利是低级和低级的权利。” 贾方义说。

针对劳荣枝的辩护权,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家良告诉界面新闻劳荣枝二哥劳声桥:家属已与此前律师全部解除委托关系,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辩护分为自卫、委托辩护和指定辩护三种。法律援助律师介入辩护属于指定辩护。

“刑事案件的辩护通常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被告人没有被拘留,人身自由不受限制,这种情况下可以委托律师为自己辩护,这也是他真实的表现。应该是重中之重;如果他被拘留,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在这种情况下,他不能委托律师在看守所为他辩护,所以法律规定他的近亲属可以委托律师为他辩护。为他辩护。” 刘家良 何说,对于办案经验丰富的律师,如果接受近亲属的委托,去会见时会询问被告人的意见,是否同意委托他辩护,如果同意,被告人将被要求签字确认。

结合本案,刘家良认为,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罪,此案备受关注,较为敏感。劳荣枝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可能分不清法律援助律师辩护和家庭委托。律师为两者之间的区别辩护。

关于法律援助,界面新闻注意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十四条,被告人未指定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在自受理之日起三天。被告人因经济困难等原因未指定辩护人的,应当告知其可以申请法律援助;如果被告人有需要提供法律援助的情况,应当告知其法律援助机构将通知其分配法律援助。律师为他辩护。

“如果法律援助律师散布说劳荣枝不需要家人委托​​律师为他辩护,她是否真的是这个意思,目前还不清楚,所以外界很容易对法律产生质疑。协助律师辩护。” 刘家良强调,根据我国法律,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哪种辩护方式更受青睐,但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明确了被告人不委托辩护人的情况下进行法律援助,近亲属的委托也应属于被告人。委托的人。

针对劳荣枝的辩护权问题,郭承希补充说,根据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本案一审阶段已经结束,所以一审法院不再是这样——经办单位,现在二审法院尚未受理,属于“空档期”。在此期间,一审法院无权转让,二审法院尚未启动,也未通知转让权,因此目前任何法律援助律师的介入都是违法的。

郭承熹表示,将宣判劳荣枝案一审判决。10日上诉期限届满后,一审法院将在三日内将案卷移交二审法院。二审法院收到材料后,将核查材料是否齐全。材料齐备后,不予立案二审。因此,从一审判决到二审立案的交接时间约为两周。

法律援助律师是否有权在这段“空档期”会见劳荣枝?刘家良表示,法院在指定法律援助律师进行辩护时,通常会发函明确法律援助的起止时间,但目前还看不到这份材料,因此还不能作出判决。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劳荣枝案是大案要案,可能涉及剥夺生命权。因此,审判程序应尽可能合法,不存在程序缺陷,应该充分保障劳荣枝为自己辩护辩护权,以及委托律师进行辩护的权利。” 刘家良说。

“办案机构无需担心家属委托律师出庭可能对案件审理造成不当干扰,现在刑事辩护律师在执业过程​​中更加注重规范化。” 刘家良表示,如果律师确实有违规行为,法院可以给予司法行政机关处理。提出司法意见的,司法行政机关可以对律师进行处罚。

刘家良坦言,劳荣枝案也对刑事诉讼法关于委托辩护与指定辩护的关系提出了挑战,期待未来在立法层面进一步明确。

界面新闻注意到,一审法律援助律师王国强告诉新京报记者,一审结束后,他的法律援助工作也结束了,其他问题需要向法院咨询。界面新闻多次致电南昌市中级法院,均未得到回应。

0

委托律师

联系律师

深圳律师联系方式
律师事务所地址:深圳市
咨询电话:13537552121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