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与新生解读16位行业精英的人生履历和故事

来源:深圳律师网 所属栏目:咨询案例 日期:2022-11-19 浏览:167

2020年初,新冠疫情的爆发深刻影响了每一个经济体、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个人。危机的背后是变化和新的机遇。

财经“封面”推出《破局新生活》系列解读,回顾采访16位行业精英的人生履历和故事,学习经验,鼓励同事。“在危机中培育新机遇,在不断变化的形势中重新开始。”

国际形势的变化不可避免地影响了商业交流,以美国对抖音、华为等互联网公司的禁令为代表,中国企业的海外业务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近日,国际商事仲裁与并购领域知名律师、最高人民法院国际商事专家委员会委员陶景洲将告别担任管理合伙人9年的美国律师事务所,成为一名独立仲裁员。该办事处设在北京,以及香港、新加坡、巴黎和伦敦的国际仲裁中心。

陶景洲表示,只要有贸易商业律师,就会有商事纠纷,未来一段时间国际商事纠纷可能会增多,国际仲裁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破局与新生解读16位行业精英的人生履历和故事,这就需要对此有系统的认识。

从最昂贵的商业律师到独立仲裁员

人们给陶景洲贴上了很多标签——“中国第一反倾销人”、“跨国企业幕后”、“海外投资领头羊”、“最贵商业律师”等等。

陶景洲说,他的法律生涯主要做两件事:帮助外国公司在中国投资和帮助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多年来,他将一

大批家乐福、欧莱雅、麦当劳等国际一流企业引入中国市场,在中国兵器工业、中国远洋运输、中国化工、中海油等的海外投资、并购和国际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他在多起大、中、小型国际商事仲裁案件中担任代理人和仲裁员。

谈及为何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律所成为独立仲裁员,陶景洲表示,主要是为了避免业务中经常出现的“利益冲突”等问题,对他来说,前十年帮助外资企业在中国投资,后二十年帮助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未来十年将重点进行商事仲裁。二十年。

陶景洲表示,有人统计,中国企业在国际仲裁中败诉了十分之九的案件,追溯的原因包括合同履行不足、合同签订前法律准备不足、证据完整性不足等,以及仲裁机构和仲裁员的选择。

国际仲裁员往往依靠资质、专业性、品行和口碑来赢得话语权,而在这方面,中国企业青睐的中国仲裁团队仍然缺乏。然而,自1996年以来,陶景洲一直是国际商事仲裁中公认的中国仲裁员。2008年,他被体育仲裁院任命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特别仲裁庭的12名仲裁员之一。2009年,他被《2009年法律名人录》列为商业仲裁和公司治理领域的知名律师。被《钱伯斯亚洲》评为2009年“杰出和备受尊敬的专业律师”和“亚洲最佳仲裁律师”。

与“尽可能维护委托人利益”的律师不同,虽然各国对仲裁员的资格要求不同,但共同点是“独立公正”。如何赢得仲裁双方乃至业界的“公正”评价?又如何抵制上门来的各种利益诉求?

陶景洲说,首先要问心无愧,不受国家、企业规模、当事人等各种影响;其次,要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的。他说,在一个由他担任首席仲裁员的仲裁案件中,在宣布结果之初由一方当事人代理的法学院教授正在投诉,但多年后,教授将此事作为“仲裁公正”的正面例子列入课件。

陶景洲是一个爱交朋友的人,他的朋友圈从政客到企业家,从资本家到媒体,他如何平衡这些?他说,自己心里有钢丝,坚持基本原则,时刻提醒着公私分明,平衡好利益、友谊、生意的关系;知识分子的傲慢也让他从不屑于向朋友圈求助。

以法律实践报国

在多年的法国生活和律师职业的影响下,陶景洲始终穿着西装,微笑着保持适当的礼仪,与红酒和明星互动。但那些处理文件、审查文件、为合同红眼、审判后短暂放松、漫不经心的疲惫的日子,都是他的辛劳。

用今天的话说,陶景洲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学生。他是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后第一批考入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学生之一;四年后,他成为第一批出国正式任务的预科研究生之一。后来,陶景周成为第一个获得法国律师的中国人;1991年回到中国后,他成为第一家进入中国的外国律师事务所美国高尔夫兄弟的亚洲管理合伙人。

如果不是进入法国的律师事务所勤工俭学,陶景洲大概会在完成博士论文后回国当公务员,进入官场,“光荣祖先”。但进入法律界,为陶景洲的人生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他喜欢当律师,他坚信律师之路可以成为一条救国、在实践中为国服务的宽阔道路。“

去回来吧,”陶在自传中写道法律咨询在线,“我不知道这句话的版权归谁所有,但它是贯穿我整个留学生涯的口号。"

1991年,当世界形势发生巨大变化时,在法国站稳脚跟的陶景洲回到了中国。他以商事律师的敏锐眼光,看到了中国改革开放对外投资的吸引力,于是果断选择回国。

回国后,

陶景洲加入首家在中国设立办事处的海外律师事务所,将一大批家乐福、欧莱雅、麦当劳等国际一流企业引入中国市场。事实上,陶景洲最初处理的反倾销诉讼较多,用他的话说,“每一起反倾销诉讼的成败,都直接关系到一个产品的海外市场的生存”,但他却成了“中国反倾销第一人”。随着中国企业开始国际化,对国际投资和并购产生兴趣,陶景洲成为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领跑者。曾服务多家知名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为中国企业境外仲裁提供服务。

如何评价是否实现了“以法律执业报国”?陶景洲说,他所做的一切服务都是实实在在的“为国家服务”,在幕后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另一方面,引领了相关领域法律法规的建立和完善。

“当时外商投资领域的很多东西都是我们先试点的,然后有正规的法律法规来规范。例如,在《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和《外商独资企业法》正式颁布之前,我们帮助撰写了许多外商独资和合作企业的设立合同条款。陶景洲说。

超前的整体观点

无论是少年时选择离开家乡留学,还是留学时毅然放弃博士学位去当地律师事务所,还是91年回国,陶景洲都对大局有着敏锐的判断力和远见。

陶景洲虽然被誉为“海外投资领军者”,但他一直提醒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要“理性”。他曾多次在场合和文章中指出,中国企业走出去,一定要避免“目为有”和“盲目贪图、求速度”。他建议,中国企业家一定要做好功课,注重前期尽职调查和合同起草,寻找优秀的团队,研究本国与东道国在政治、经济、法律、文化、劳动、环保等方面的差异,规避各种差距风险和监管风险,在合同方面提前谋划和谋划。 知识产权保护、税收、汇率等

陶景洲也为多项法律法规的完善提供了建议。此前,他呼吁金融市场是最需要法治的市场,并建议引入举证责任倒挂,即当投资者反应认为上市公司有问题时,上市公司必须证明没有问题。同时,陶景洲多次表示,支持企业的中介机构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包括承销商、律师、会计师等,他们在企业舞弊过程中扮演了这样或那样的角色。

这些都体现在2020年生效的新《证券法》中,证监会主席易惠满也多次强调投资者保护,以及压紧各中介机构“市场守门人”的责任。

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下,陶景洲也提醒政府和企业家,政府防控救助措施可能引发各类国际投资纠纷,不仅有直接征收,还有间接征收;政府对国内企业的豁免和补贴是否也有利于类似的外商投资企业,也可能引发公平公正待遇的问题;政府是否充分披露疫情可能涉及足够的保护和安全义务。

他建议考虑政府间的双边谈判和磋商,以排除投资保护条约对冠状病毒引发的争议的适用,以便政府减少病例数量。政府采取的措施应确保公开、不歧视和适当的合理性。

人生是感性的,功勋的名字是重复的。“人生的努力和机会,捏捏和算计,应该是三七。”只有抓住机遇,才能把握时代,果敢、有原则、有远见是不可或缺的。就像陶景洲的座右铭“不停歇”——时代没有停止,野心没有停止。

0

委托律师

联系律师

深圳律师联系方式
律师事务所地址:深圳市
咨询电话:13537552121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