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商业律师的执业梦想——隆安律所仇少明专访

来源:深圳律师网 所属栏目:委托律师 日期:2022-11-09 浏览:168

商业律师的执业梦想——隆安律师事务所邱绍明采访了中国最具开拓性的年轻商业律师之一、隆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邱少明,发起成立了隆安律师事务所国际法律事务中心(IISC)、隆安律师事务所劳动法业务中心(ELSC)、隆安律师事务所影视媒体业务中心(CCTMSC)、隆安律师事务所海关业务中心(CASC), 并且还是律师事务所、威科集团、万鹿等法律网站的常年推荐作者。每个人都遇到过考虑生存的阶段律师在中国一直属于一个笼罩在神秘光环中的职业,我们听过很多律师成名一天的故事,我们也看到一些律师混得相当惨,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打算从事这个职业?邱:我从华东政法大学毕业的时候,和大家一样,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甚至在家里呆了一个月,首先,当时我真的没有怎么工作的想法,另一方面我觉得需要自己去整理一下。研究生期间,我一直在大学外兼职从事法律工作,这是我最熟悉的职业,如果我转到其他行业,学习成本要高得多,我一想到就决定成为一名律师。作为一名年轻的律师,最大的困难就是资历问题,没有资质没人愿意找你,而我们的片酬和案件的标的有关,也就是说,除了基本工资之外,没有其他收入够紧。那时候的时间比现在多了很多,所以一方面在网上学会了储备专业知识,另一方面和网友交流了一些法律技巧,然后发现很多人都有疑问,其实他不是第一个找律师,而是在网上找到类似问题的答案, 但网友们,很多事情都没有详细回答,所以答案有很多漏洞。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将是一个机会。05年,我们的网站开始上线,重点整理日常工作中积累的知识信息,并以此为平台与网友互动,希望能有效解决他们的一些问题。经过两个月的坚持,我拿到了人生中第一个“聘请律师合同”,现在我们已经发展成为一支强大的律师团队,一支充满开拓精神和竞争力的团队。那么,可以说你通过网站挖到了第一桶合法黄金,这已经成为你个人发展的非常强大的助推器?这是不准确的,网站其实是做展示和信息交流的平台,我们律师行业还是看重它能不能帮助客户解决问题。我们的改变始于2006年底,当时上海发布了一项政策,从2007年起,工商部门将不再注册“办公室”。当时,公司在上海的“办事处”大多是“外高桥保税区国际贸易公司在保税区外的办事处”,一旦办事处无法继续存在,那么这些办事处很可能必须改为“分公司”,并在自贸区外设立非经营性分支机构, 外高桥保税区内的国内国际贸易公司要加大批发和进出口权经营范围。“这是一个机会,”我当时告诉我的团队。然后,我们为这项服务制定了法律推广计划,并联系了这些公司“办公室”,尽管网站上也有支持演示。

每月3个常年法律顾问客户,20个个人法律服务委托,这是我们当时的成就。因为这次事件,我们后续多次尝试主动出击,可以说,突破、求创新是我们发展至今的关键。你很像一个创业者,有点做项目开拓市场的感觉,据我所知,大多数律师不会找一个领域自己做市场吗?邱:嗯,很多业内律师都知道这一点,但我们做不到。因为人做得早,因为人先下手,人积累了大量的客户资源,这个时候我们不可能撬动人家现有的客户资源。但是我们一个团队有那么多人,每个人都要吃饭,所以注定我们新一代律师必须用一些新的思维来开发客户。另外,我们国家发展太快了,无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中商业律师,你会发现过去的很多事情都不再适用了,法律是一样的,很多事情早就和过去不一样了,比如自由贸易区,比如外商投资中国,比如我们海外投资的客户, 移民提供法律服务等,法律跟不上新问题的诞生,此时坚持过去的旧方法可能会被淘汰,而每个人在新的机会面前都是平等的。当别的律师不做的时候,我带我的团队去做,当然,我觉得我们的团队还在,而且超前了。于是,我们成为隆安律师事务所的国际法律事务中心(IISC)、隆安律师事务所的劳动法业务中心(ELSC)、影视媒体业务中心(CCTMSC)和海关业务中心(CASC)等。作为团队的领导者,我就像一个项目经理,掌握市场信息,组织研发,进行营销,然后完善整个标准化的运营流程。

法律行业好

久没有这样的波澜了刚才你给我们介绍了法律行业的一系列新动作,每一个听起来都是一个庞大的项目,你个人是怎么做到的?邱:我一直坚持“法律界是法律共同体”的观点,在这个共同体里,无论你是在上海、北京、深圳还是国外,我们都可以建立无国界的合作,虽然地区不同,但是我们的信息是可以互通的,而且因为专业认知的理解和互补, 我们可以轻松形成跨区域联动合作,这不仅体现在资源的互补性上,更重要的是为客户创造超值服务。但是现在行业缺少的是一个平台,所以我们积极推进了你刚才提到的隆安国际法律事务中心(IISC)和隆安律师事务所劳动法业务中心(ELSC)的建设。当然,我刚才说的只是律师这边,我们自己也有专业的团队,细分为研发培训部、营销部、业务部、客服部等。商业律师就像经济活动的枢纽和桥梁,在中国经济的发展变化中,商业律师阶层和商务阶层一直紧密相连,共同成长,平台的建立和推出实际上弥补了当地市场的空白和需求。在当今的虚拟经济社会,商业律师实际上是在构建一种新的合法合规的商业模式,以增强虚拟经济,创造社会财富。特别是经济全球化后,企业和个人都随着中国发展的步伐逐渐与世界接轨,如此频繁的投资交流使得法律风控的重要性凸显,合规的商业模式越来越需要。不同于其他传统服务模式,法律服务模式和法律规则

模式一位商业律师的执业梦想——隆安律所仇少明专访,本身也可以称为产品,销售的商品都是法律规则,从这个角度来看夫妻共同财产,商业律师就像商人一样,只要他掌舵,无论是工厂还是公司都会经营。听起来很深刻,但纵观你在包括LegalStudio在内的各种法律平台上发表的众多中英文法律评论文章,其实都非常深入和简单,所以经常被选为热门文章,你如何平衡这种专业性和受欢迎程度?邱:前面提到过,在我律师生涯的早期,我是通过和网友分享和讨论一些大家想了解的可预测的法律问题而成长起来的,我理解网友的需求和顾虑,当然,同理心是少不了的,不受欢迎的知识需要一些更通俗的表达。另一方面,作为商事律师,我们自己更要关注商业模式的合法合规性,以及国家出台的最新各种新法律法规,必须准确研究和解读,否则传播会影响到很多对情况了解不够的企业和客户。因此,我经常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新的监管变化,在研究和结合我的实践经验的同时,与大家做一些信息分享。这么多介绍,不难发现,作为传统律师,你可以轻松做好工作,何必费心成为隆安律师事务所的国际法律事务中心(IISC),同时开展其他法律服务平台?邱:大家都可以看到中国的发展,中国企业走出去是大势所趋,中国律所要服务中国企业走出去,这是中国律师义不容辞的使命之一。

商业保理律师_商业律师_商业评论 哈佛商业评论

因此,中国律师事务所

应该重视中国企业走出去对应的法律服务的研发,事实上,很多中国一流律师事务所在这方面已经走在了前列。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同时,中国企业家和中国富人也在走出去,或投资海外房地产,或从事海外商业经营,或移民海外,或进行国际财富规划、家族信托,特别是在最近开征遗产税的传闻下,越来越多的中国富豪已经在关注这些问题。在中国个人走出去的领域,中国律师仍然缺乏这些人的服务。除了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中遭遇挫折或失败的经历外,我们也听到了许多中国人在走出去过程中遇到的不愉快和风险。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发起成立了隆安律师事务所国际法律事务中心IISC,这不仅是国际合作机构的无缝平台,而且可以更好地践行“专业、周到、高效、愉快”的发展理念。其他机构,如劳动法办公室(ELSC)和海关总署(CASC),或多或少基于类似的考虑,尽管服务范围不同。采访后记 一个有着不同理想的商业律师 在接触律师邱少明之前,其实某知名律所高级合伙人的概念停留在40年代老学究的印象中,他们大多在自己的领域稳扎稳脚跟,人脉有资历,饭吃饱饭。

30岁出头的他,希望能给自己所在行业面对的世界带来不一样的东西,他也越来越年轻、成熟,开拓是他的竞争力和资本,但他还是花了很多时间介绍家人和团队。他有一个幸福的儿子和一个温柔的情人,无所事事,无话可说,也无所事事。对于工作之外生活的烦恼,他说“简单的平静、舒适和满足”是好的。附录:邱绍明律师近期热门文章 面对反商业贿赂:企业在中国聘用外籍人员的法律问题可以做什么 上海新政综合解读:鼓励跨国公司设立地区总部 外商投资企业经营的法律风险控制及对中国外商投资企业经营的建议 中国传媒行业外商投资市场准入案例: 案例陈述:适用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导致双倍工资支付责任法

0

委托律师

联系律师

深圳律师联系方式
律师事务所地址:深圳市
咨询电话:13537552121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